绥化市地图:小说:婚礼上小姑子给我下马威,我忍气吞声嫁过去,5年后狠狠还击

admin/2020-04-22/ 分类:民生/阅读:

作者:晏之

1

宋婉琪拖着疲劳的身躯回到家时,已经晚上七点,丈夫张振波正坐在沙发上玩游戏。

探头一看,餐桌上干干净净,她不禁问道:“还没做饭?”

张振波头也不抬:“我定了外卖,你自己看着吃点吧。”

呵,她早该想到。

这种情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以前婆婆在她家住着,天天的早中晚饭都是她来准备,偶然中午由于有课回来晚了,还得遭到一顿埋怨,那时刻丈夫就从没替她分管一点,更不用说现在了。

她怕邻人闻声议论,不愿与丈夫争吵,默默转身到厨房做饭。

趁着熬粥的空当,宋婉琪从包里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仳离协议书,递给了丈夫。

张振波直等打完一把,才有些焦躁地丢开手机,看到封面上的五个大字时,野蛮地启齿:“怪不得天天不回家在学校忙活,谋划这个呢?我不同意!”说着把纸往茶几上一扔,嘲讽地说:“亏你还个先生呢,你教什么?教你学生仳离啊?”

“你别胡搅蛮缠,这些年咱俩过得什么日子?你有拿我当你的妻子吗?”

“怎么才算拿你当妻子?你说实话,你是不是外面有相好的了?”

宋婉琪懒得跟他计算,转身进了厨房,只留下一句:“希望你明了,只要我铁了心,就没有离不了的婚。”

她关上门,不剖析张振波在客厅里摔器械。

这么多年来,她早就忍够了。即便娶亲的时刻没有若干情绪,但五年来,她为家里忙里忙外,大事小情地费心,效果被他们视作理所应当。就拿今天来说吧,连她的饭都不给留,这还叫什么婚姻?

还好他们没有孩子。

若是再把当初娶亲的缘故原由注释清晰,仳离应该不是件难事。

想到这,宋婉琪擦擦手上的水,心里不觉轻松了几分。

2

不少人都说,宋婉琪是一个冷血的人,除了级部里新来的男西席何勤明。

何勤明二十八岁上下,是今年学校刚刚招来的数学先生。

他说,宋姐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,然则心稀奇软,甚至有次级部聚餐时说漏了嘴,形容宋婉琪“任是无情也动听”。

从那时刻最先,宋婉琪就有意无意地躲着他,何勤明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但无从更改,也只好制止跟她的接触。

可越是逃避,才越让人起疑。

于是二人成了学校女西席们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把仳离协议书交给张振波的时刻,宋婉琪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,于是当他气势汹汹找到办公室来,她马上将他拉了出去。

两人娶亲五年,这是张振波第一次到她事情的地方来,不是由于加班来接她,而是诘责她:“你是不是拿我的钱养了小白脸?”

宋婉琪气得满身哆嗦,抬手就打了他一巴掌:“你要是个男子,就别往我身上泼脏水,赶早把协议书签了了事。”

,

sunbet 申博

sunbet 申博www.sunbet88.us是Sunbet指定的Sunbet官网,Sunbet提供Sunbet(Sunbet)、Sunbet、申博代理合作等业务。

TAG:
阅读:
广告 330*360
广告 330*360
Sunbet_进入申博sunbet官网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新闻自媒体 Copyright © 2002-2019 Sunbet 版权所有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